办案时限遇瓶颈附 条件不起诉“附啥条件”

[2015-01-13]

  

2013年1月1日,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和《民事诉讼法》同日起正式施行。

  学术界认为,《刑事诉讼法》是仅次于宪法的基本法,有“小宪法”之称,在尊重和保障人权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民事诉讼法》则对于保障群众合法权益、调解社会矛盾纠纷、维持社会公德良序有着重要意义。在这两部重要法律施行“满月”的今天,江西涌现出怎样的相关案事例,全省司法机关、法学界、法律工作者有着怎样的应对和体会,司法实践中遇到怎样的新问题和新现象,实务界和学术界对新问题又有怎样的应对良策?

  在精心谋划数月后,新法制报记者遍访全省司法机关和学术界人士,从今日起推出“施行首月·聚焦刑诉法民诉法”系列深度报道,敬请读者关注。(王文)

  今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新《刑事诉讼法》,首次增设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特别诉讼程序,尤其是附条件不起诉和犯罪记录封存两大亮点,备受社会各界关注。

  施行首月,江西政法机关积极对接,探索出台新举措开展特殊保护,但在实践中也遇到不少尴尬,诸如办案时限成阻力、附何种条件不明确等问题,仍是办案障碍。由此,亟待建立和完善配套工作制度成为一些基层执法人员的共同呼声,新增的程序寄托着最大限度教育、感化和挽救涉罪未成年人的愿望,还须在今后司法实践中去实现。

  2少年偷1.53万一审被判缓刑

  今年2月1日,九江县法院对一对未成年兄弟小城和小祥(均为化名)盗窃案一审作出缓刑的判决,这是该县法检两院运用未成年刑事案件特别诉讼程序办理的首起案件。

  2012年9月14日和19日,17岁的小城和15岁的小祥两次来到该县沙河街镇殷家村实施盗窃,共盗窃1.53万元和一部价值783元的手机。案件移送至县检察院后,检察院立即启动启动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特别程序,特别指派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点且业务素质好的女检察官办理此案。在审讯过程中,女检察官发现两人文化程度低,法律意识淡薄,父母均为残疾人,家庭贫穷,无正当职业,因没有钱用才盗窃。在女检察官的多次教育和关怀下,两兄弟认识到错误,表示以后一定痛改前非,其家人也积极退赃,取得了被害人谅解。

  今年1月,九江县检察院在开庭时向合议庭提出,为了教育和挽救这两名未成年人,建议法庭适用缓刑的量刑意见,被法庭采纳。2月1日,法院作出一审宣判,对小城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6个月、缓刑2年,并处罚金1000元;对小祥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并处罚金1000元。

  省检察院一份最新数据显示,为积极对接未成年人刑案特别程序,全省共有67个基层检察院成立了专门办案组,其余基层院也均指定了专人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

  高一学生抢2.5元“验收合格”有望不起诉

  新增设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特别程序,尤其是附条件不起诉和犯罪记录封存两项制度,是修正案的诸多亮点之一。

  放眼江西,“附条件不起诉”即检察机关以附条件的形式作出“暂缓起诉”的做法,在几年前已经有不少基层检察机关先行先试。

  2012年3月10日,金溪县检察院对17岁的高一学生黄兵(化名)抢夺2.5元现金案件,首次尝试附条件不起诉,设定考察期为9个月,要求黄兵在9个月内表现良好,加倍学习,不能再次触犯法律。检察院将做好后续跟踪帮教,助其“验收合格”。

  2013年2月16日,金溪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王新超告诉新法制报记者,该案涉罪学生已经“验收合格”,遂于今年1月向上级检察院提请批准作出相对不起诉的决定。

  而对于“前科封存”,来自基层执法单位认识不一,探索的步伐不尽相同。2012年3月,丰城市检察院在《刑事诉讼法》修正案正式表决通过之时,利用诉讼档案卷档案室,建立起未成年人犯罪记录档案封存制度,指定未检科成员专人专管,凡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未成年人犯罪记录进行专柜封存,并在电子案卷查询系统开辟专项电子数据库,储存涉罪未成年人电子记录档案,充分保障涉罪未成年人隐私权。截至目前,该制度建立后共封存未成年人涉罪记录6件8人。

  而其他司法机关在开展社会调查、法制教育、宣布处理决定、送达法律文书等具体活动中,也在注意不扩大知情面,为涉罪未成年人重新回归社会创造有利条件。

  全省公检法司创举纷呈开展特殊保护

  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现象牵动着整个社会的神经。随着新《刑事诉讼法》的正式施行,江西公检法司也在积极对接,创新举措开展涉罪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

  2月6日,省公安厅监管总队总队长邹永峰告诉新法制报记者,全省所有看守所严格落实未成年人分管分押制度,监督保障未成年人在羁押期间获得应有待遇,接受必要教育矫治,避免“交叉感染”,防止发生对未成年人的不法侵害。

  1月29日,江西省检察院副检察长李智在全省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会议上介绍,全省检察机关初步构建起适合未成年人特点的未成年人检察工作机制。如九江市浔阳区检察院探索合适成年人到场制度,统一培训合适成年人担任涉罪未成年人的“临时家长”;新建县检察院建立未成年人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丰城市检察院成立集未成年人保护、犯罪预防和教育矫治职能于一身的“阳光之家”工作平台。

  在江西法院系统,省高院审委会专职委员李丽君介绍,各地基层法院相继成立少年法庭,推行圆桌审判,实行人性化审理,推行庭前调查制度等工作方式,消除未成年被告人的恐惧和抵触心理。

  在全省司法行政机关,各地延伸法律援助触角,于2012年底在全省所有看守所设立法律援助工作站,第一时间为涉罪未成年人提供帮助,维护合法权益。

  实施首月司法实践遇尴尬

  新增设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落地首月,在积极发挥保障未成年人权益的同时,也遇到了现实中的尴尬。

  “开展附条件不起诉工作最大的困惑,是遇到了办案时限的瓶颈。”新余市渝水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曹小金告诉新法制报记者,审查起诉的时限为1个月,如果作附条件不起诉,最终还是通过相对不起诉来实现,但是对未成年人犯罪嫌疑人的考察期不可能仅为1个月,司法实践中很难解决这一问题。

上一篇: 刑事立案监督的程序及完善措施

下一篇:公安部修订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明确严禁刑讯逼供